客北至归

[all叶]关于最好最爱的叶修-01

啊啊啊啊啊啊我叶

声烦:



毫无意外地又开始炒起剩饭




ooc|片段灭文












你凭什么讽刺、嘲弄、挖苦叶修?




他可是,双脚踩在淤泥之中而双手伸向星辰大海的人啊!










“是一对双胞胎,小奶孩长得真可爱。”有了几年工作经验的护士带着叶父来到婴儿室,指着靠在一块的两个透明恒温箱里的小小的团子笑眯眯地说,“左边的是哥哥,右边的是弟弟。”




初为人父的叶父兴奋而又紧张地趴在玻璃上,盯着软软小小的兄弟俩。




哥哥和弟弟虽然隔了两层塑料壁,但仍脸对脸,像是在温暖的子宫里一般蜷曲着身子睡着,软绵的小手似乎是在寻找与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兄弟,无意识地在棉布上抓动——叶父看着看着心里就化成一摊甜水,忍不住地想找人炫耀他有多么可爱的两个儿子。




“虽然是一前一后出生的,但时间上其实只差了几十秒。”护士捂住嘴笑起来,“不知道这俩兄弟以后会不会因为争谁大谁小吵起来。”




“不管怎样他们都是彼此最亲的人。”叶父神情柔软,“哥哥叫叶修,修身养性的修。弟弟叫叶秋,叶落知秋的秋。”









幼稚园的时候,叶修是园区男神——他喜欢每天做不一样的事,爱各种各样的冒险:爬上院内最粗最高的槐树,在上面待的够久后摘下一串娇嫩的槐花,随手送给某个小女生;涂鸦时从不按绿的草红的花上色,他心情好的时候太阳是黄色的,心情低落时大海是灰色的;他从不玩滑滑梯、挖沙坑,总是在这种时候消失得无隐无踪连叶秋也找不到他,然后在游戏结束时带着一身的尘土脏兮兮地回来。




小女生们不就喜欢这种又帅又暖又有神秘感的男生吗?于是毫不知情的叶修成了女生们追捧的对象。




相比之下叶秋比他乖巧多了。他安安静静地读书,有人叫他一起玩游戏他就立刻答应和他们玩得很好,在他的绘画本上永远找不到乖张的颜色搭配。




这俩兄弟在三四岁时便表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以及奠定了以后南辕北辙的道路。




叶修和叶秋在十四岁之前还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即使是爸爸妈妈也把他们分不清楚。




于是叶修每次做了坏事就往叶秋身上推,反正又不知道谁是谁。叶父此时就会问叶秋是不是他干的。叶秋还是一脸纯真,连忙摇头说不是。叶父又问叶修,叶修也说不是。最后往往是两个人一起被打,罚面壁不给晚饭吃。




“你怎么每次都这样?你承认了不行啊?”叶秋摸了摸被竹棍抽的火辣辣的屁股小声向叶修抱怨。




“那你怎么不承认?”叶修反问。




“又不是我干的!我为什么要替你背锅啊!”叶秋龇牙。




“说好的兄弟情深呢!反正我要是被打你肯定要替我求情。”叶修耸耸肩,“你被打的话……我会给你上药的。”




“呸!”叶秋气鼓鼓地别过头,“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混账哥哥!”




“你以为我想啊。明明是我先出生的,你既然都出来了我也不好意思让你这个笨蛋弟弟回去。”叶修说,“将就一下咯。你看我都没有嫌弃你。”




“……哼!”




叶秋还没来得及和叶修继续拌嘴,就被在客厅看报的叶父一声喝住:“讲什么讲!再加罚一小时!”




“……”这下子两人都噤了声。









叶家的家规很严,说不给给饭吃就不给饭吃。




半夜饿的前心贴后背的两个小家伙偷偷摸摸地潜到厨房,老样子还是叶秋望风叶修偷吃的——据叶修说他是嫌叶秋笨手笨脚的才让他做望风的任务,叶秋对此表示很不满。




“你好了没啊?”叶秋低声问道。他侧着身子望厨房里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已经吃了起来,“你怎么都开始吃了啊!快一点啊你!哎少拿点不然爸妈会怀疑的!”




“唔……米似。”叶修嘴里塞着几片卤水牛肉,双手一刻不踢不停地望两只大碗里装各种吃食。他含糊不清地说。




两人一人端着一碗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关门上锁,一边吃肉一边畅谈人生。虽然他们两个二年级小学生之间并没有什么诗词歌赋风花雪月好聊的。









小学的作文通常都有这么几个——校园一角,一件让我难忘的事,我的梦想。




这个周末布置的是一如既往烂俗的作文,我的梦想。梦想这种东西,小学生们都还没有弄清它的概念,与幻想妄想理想之间的区别 却要来写它。




叶秋皱着眉咬坏了三根笔头,区区四百字的作文还是没能下笔。而叶修早就刷刷写完跑去打游戏了。




叶修最近迷上了游戏,单机的联网的都玩,有时候也会抓着叶秋来几盘双人,不过最后都会嫌叶秋太菜就把他踢出去了。叶秋说我玩的还好啊。叶修说就你这技术我分分钟碾压你。叶秋就不说话了,继续老老实实看他的书。




叶秋趁叶修不注意,偷偷地翻开作文本飞快扫视下来,丑趴趴的字刺得叶秋眼睛疼。




叶修的梦想写得很直白,就说自己长大后想打游戏,买装备赚钱也不会饿死,但他会很开心。相当真实,但放在老师那儿肯定不过关。




叶秋拍了拍叶修,拿着他的作文本晃晃:“你这么直接交上去老师会打你的。”




叶修一脸不可思议:“为什么?这就是我的梦想啊!”




叶秋无语:“喂喂喂,有志向一点还不好。”




“打游戏就是没志向吗?我觉得打游戏挺好啊。”




“游戏是谁啊你非要打人家?”








叶秋作文写好的同时,叶修的作文也改好了。两人交换着看对方的梦想。




叶修把有关游戏的地方都删掉了,写得很模糊,不过叶秋还是看得出来些许痕迹。




叶秋的梦想不过是中规中矩的想当董事长,叶修整篇看下来只打哈欠。




“行了吧?”叶修问。




“嗯……还行。不过你没把梦想写清楚啊。”叶秋说。




“不是你说不能写打游戏嘛!”




“你可以换别的啊。”




“但我的梦想就是打游戏!”叶修理直气壮。




最后叶修的作文还是通过了,老师点评虽然内容不清但是立意还是很不错的。并且在结尾的一句话下画了波浪线用红笔写了个好字。




——不管怎样,外人如何看待我,我都会坚持下去。因为做这件事会让我很开心。









立夏的黎明前,天气微凉。叶修就着外面薄荷色天空发出的光从床空里拖出叶秋准备好的行李。




叶修取出一部分又添加几件自己的衣服和攒的压岁钱,背上背包站在床前。他第一次像个哥哥一样,郑重而又严肃地摸摸还在睡梦中的叶秋的脑袋:“笨蛋弟弟,我要去实现我的梦想了。”




窗台上还有夜里凝结的露水。叶修翻下窗,在灌木丛里穿行沾湿了裤腿。他在别墅大门前停留了两三秒,然后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十四年的家。




叶修搭上了南下的火车,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地,直接买了从北京到广州的票,路程足够长,这样他想在哪里下就在哪里下。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路望着外面,直到到了杭州,叶修突然觉得这名字还蛮好听的,便提上放在脚边的行李下了火车。




十四岁的少年不能找工作,但叶修已经决定了要在这个城市里居住就必须找到方法赚钱,毕竟靠他带出来的钱只能勉强撑几个月。叶修想来想去他只能去打游戏卖装备,因为他只会这个而且这份“职业”不看年龄不问学历。




叶修找了家网吧,整日整夜地打游戏。网吧的空气质量很差,烟雾缭绕,还有混杂的方便面的气味。叶修起初吃不惯这样用调料包泡出来的重口味垃圾食品,而且口感味道差得没法和他家的菜比。在连点了几天外卖后算了算资金,叶修还是默默地换回和周围人一样的泡面。渐渐地他也习惯了,会在一天的结束时狼吞虎咽地来碗方便面。




外面的世界比他想象得差很多,对一个还算是孩子的叶修来说并不温柔。




“喂,你在这儿包夜几天了?”清爽的少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叶修摘下耳机,眯起眼看向少年——叶修依稀记得这是他来的第一天就被他狂虐几十次的少年。




“怎么?”叶修叉起一口泡面问道。




“你怎么都不回家啊?我天天在这儿看到你,你家里人不担心吗?”少年问。




“……”叶修难得噎住了,咳了好几声也没能回答出了所以然。他总不能说自己是离家出走打游戏的。叶修清清嗓子心虚地说,“来一盘?”




少年听到这立刻兴奋起来,把问题抛在脑后开了一台电脑和叶修厮杀起来。




“喂,打了这么多次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被叶修以百分之八十血带走后,少年丧气地摇摇头,又突然坐直了身体问道。




“叶修。”叶修咬着葡萄味的棒棒糖懒洋洋地说。




“我叫苏沐秋。沐浴的沐,秋天的秋。”




叶修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哦,手下败将。”









叶修跟着苏沐秋来到他家,跟开门的苏沐橙点点头打过招呼后把行李塞进苏家破破烂烂的小柜子里。




苏沐橙正在铺床垫,她忍不住问道:“叶修哥,你真的要到我们家住了啊?”




“是啊。”叶修在屋里走了一圈,几十秒就看完了这个小小的家。他蹲下来帮苏沐橙收拾,笑着说:“怎么,不欢迎啊?”




“当然不是!”苏沐橙连忙摇头,“以前一直只有我和哥哥,如果叶修你能和我们一起生活的话会热闹很多啊!”




连续在网吧泡了七八天,每天来给哥哥送饭的苏沐橙也认识了这个虐人大魔王叶修,很快和他混熟了,偶尔也会在准备的饭菜里给叶修捎几块卤肉,看得苏沐秋一阵肉疼。




某个下雨天,苏沐秋这个爱管闲事的人终于是忍不住了,一把抓住眼底一片青黛色的叶修:“喂,你还行不行啊?看你在这个熬了这么多天了也没人来找你,该不会是离家出走的吧?”




叶修不说话,低垂着眼睑像是在闭目养神。




“啧,”苏沐秋挠挠头发,“要不然你来我家住?”




“啊?”叶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冒出一个语气词。









这样的夏天叶修和苏家兄妹过了四年。




夏天用电大很容易烧坏变压器,他们住的这栋淘汰的居民楼就总会有几天停电。老式空调除了在开的时候滴答滴答地落下冷水和疯狂地推动电表外,其实还是开电风扇更靠谱。实在热得受不了他们就会跑到附近的网吧消暑。




可这天周围一带地区都停电了,秋沐叶三人只好摆成大字状躺在凉席上,叶修和苏沐秋一人一把扇子给中间的苏沐橙扇风。




“我靠……好热啊。”苏沐秋翻了个身,把湿漉漉的背上的衣服露出来让高温蒸干。




“闭嘴。”叶修没精打采地说,“热就别说话。”




安静一会儿,叶修正昏昏欲睡手中的扇子眼看就要掉下来时,苏沐橙突然开口说道:“说起来老哥你最近在研究什么啊?整天对着一个编辑界面的。”




“是啊。”叶修听到这顿时醒了瞌睡,“你干什么啊连装备也不刷了?”




“嘿嘿嘿。”苏沐秋姑装神秘,贱兮兮地说,“你们猜啊!”




叶修踹了苏沐秋一脚。




“靠!你这个小哥不要动不动就打人啊!”苏沐秋痛心疾首,“爸爸是怎么教育你的?”




叶修把脚放到苏沐秋肚子上,威胁地往下压了压。




“嗷——你别!”苏沐秋一下子就服软了,“银武啊!我就是在做银武啊!”




“银武?”叶修问,“你不是给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都做了一把吗?连沐雨橙风都有一把吞日。”




“不不不。”苏沐秋一脸得意,“我这次要做的可是一件全职业的武器,荣耀里最大的bug!”




“全职业?!”叶修抽抽嘴角,随即开嘲道,“你就吹吧你。”




“……什么意思。我做出来了怎么样?敢赌一把?”




“赌就赌,怕你哦?”叶修说,“赌什么?”




苏沐秋转转眼珠:“我做不出来我就把我输给你,我要是做出来你就把你输给我。”




“……你真是够无聊的。”叶修翻了个白眼翻身睡了。




“喂我是认真的……”苏沐秋小声嘟囔。




带着热意和干燥的夏风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掀起三人刘海和衣角的小小弧度。









苏沐秋和叶修在荣耀一区混,每天打boss抢怪还有被人追杀。虽说两人就坐在相隔不到半米的地方,但打游戏为了效果还是要带耳机,而语音指挥时叫名字和ID都不顺口,苏沐秋就给叶修想了个顺口的称呼。




“哎老婆这边来!快用天击制造浮空!”苏沐秋边手下不停地操作边冲麦喊道。




“靠苏沐秋你滚蛋!”叶修说着回身给了敌人一个天击,然后转头就对苏沐秋打了龙牙,把处于僵直状态的秋木苏扔进敌人堆里。




“呜呜呜老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游戏里的吃瓜群众和门外苏沐橙一起捂上眼——真是没眼看了这两只恩爱狗。




后来又有一段时间,整个世界频道里再也没看见过秋木苏个一叶之秋高调秀恩爱。吃瓜单身狗们心里都安慰了许多。




这个夏天发生了很多事。比如苏沐橙今年要升高中了,荣耀联盟建立,叶修和嘉世正式签约,楼下的一对小夫妻搬走了,住在楼角的大猫生了一窝黑白条纹的小猫。




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




苏沐橙本来是要参加暑期班的,后来闹着没去。叶修没办法,只好想办法弄到高中课本先自学再给苏沐橙讲。好在叶修聪明,即使初中没毕业就离家出走,还是能学个七七八八。




又不给苏沐橙讲题目又不打游戏的空闲时候,叶修就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现在烟瘾很大,看起来是没法在短时间内戒掉了。









很快,联盟第一赛季打响。嘉世对上霸图,叶修对上韩文清。




网游时韩文清和叶修便是对头,打起比赛来更是招招致命不留一丝余地。可惜还是败在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配合之下。




每场比赛后都会有发布会,可在联盟初期这些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记者们大都是冲着这个崛起的新兴职业而来,选手们如何只不过是次要的。韩文清简单地说了就两句后便从选手通道离开,打算跟队友们汇合。




他意外地在自动贩卖机旁发现了叶修,当然,他当时的使用名字是叶秋。叶修正抽着烟,脚下散了一地的烟屁股。




两人在游戏里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见面倒是第一次。叶修长得有点超出韩文清的想象——很嫩,宽大的队服松松垮垮套在身上像个未出校门的学生。




韩文清一时语塞,有点尴尬又有点紧张,输了比赛出门就看见把自己打趴下的对手,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作为开场白。叶修却是无所谓,他扬起手冲韩文清挥挥:“哟,老韩?”




两人之间暂时还没有像几年后那么熟,两三句简短的问好后也没了话题。




“秋木苏怎么没上场?”韩文清问。




“……他啊,”叶修说,“走了。”




“走了?他不玩荣耀了?”




“啧。”叶修含糊地啧了一声,烟头的火星明明灭灭,“就是死了。”




韩文清心里咯噔一下,正绞尽脑汁想说些什么来宽慰叶修,抬头却看见对方仍然在平静地抽烟。他顿时心里就烦躁起来,一把夺下剩余的半根烟,叶修又摸出一盒,韩文清见了一整盒都强行拿走。




“给我,”叶修的半边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他咂咂嘴,感觉嘴里没了东西让他咬着很不习惯。叶修说,“快点,不然我就哭了啊。”




“抽什么抽!看你现在想什么样子!”




“要你管啊!你他妈再不给我我真的哭了!”叶修说着就嚎了起来。




韩文清原本以为叶修是装的,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他是真的红了眼圈,喉咙里低低的发出类似于野兽的哀嚎。




他顿时慌了手脚,像个孩子似的无措地站在一旁。韩文清想抱抱叶修,可手掌始终只能是虚盖在叶修的头顶,薄薄的热意传递出他的难过。这是韩文清无法插足的事情。




嘉世一干人结束后也走了过来。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啊?!”吴雪峰一看叶修抽鼻子的样子心就皱起来了,以为是韩文清输了比赛把叶修怎样了。他把叶修圈在怀里柔声安慰,“怎么了?”




“他抢了我的烟!”叶修控诉。




吴雪峰恨铁不成钢地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




于是叶修哭得更凶了。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tbc.








诶其实这是今年的生贺呢




补档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要写完啊x

评论

热度(963)